“掃一掃”
CBF

公安局政委婚外生子:50萬買斷婚外情 兩老板買單


發布時間:2020-05-07 10:38:00    來源于:瀟湘晨報

摘要:在龍德留任云南省曲靖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長時,有一個“八小時”外的保留活動——下班后召集公安局的人員與當地老板一起打麻將。

原標題:公安局政委婚外情生子:50萬買斷10年婚外情,兩老板買單

在龍德留任云南省曲靖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長時,有一個“八小時”外的保留活動——下班后召集公安局的人員與當地老板一起打麻將。

靠著“業務麻將”,龍德留混得如魚得水,一方面從本地商人手里賺得盆滿缽滿,一方面哄得局長開開心心。而他在麻將局上費力討好的時任公安局長尹大寶,曾是有名的“禁毒英雄”,熱播電視劇《忠魂》的原型,如今也已落馬。

順利升官成“二把手”后,龍德留有了更大的權力,不少人頭痛的升遷、工作調動,成了他打句招呼就能解決的事。

在一次醉酒后,龍德留與一名洗浴中心的年輕女子發生關系并發展出婚外情,之后生下兒子。一名當地的酒店老板為感激他幫自己兒子當上派出所所長,大方“支援”了龍德留10萬元,龍德留拿著這10萬元與另一個煤礦老板“支援”的40萬元,作為“分手費”買斷了這段婚外情。龍德留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近日在網上公開。

[1]組牌局討好領導,與商人稱兄道弟

出生于1962年的龍德留,曾任宣威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黨委副書記、政委。

2008年,當時還是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龍德留在下班之后,有個固定的保留活動,召集人員打麻將、打撲克。參與的對象有公安局內部的人員,也有當地的一些商人,他們的主要目的是討時任宣威市公安局局長尹大寶的歡心。

當時的尹大寶風光無限,他曾偵破亞洲第一毒品大案,是有名的“禁毒英雄”,2009年以尹大寶為主角原型的28集電視連續劇《忠魂》成為熱播劇,劇中性格正直、敬業,對待工作一絲不茍、滿懷熱情。尹大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于2019年7月被立案調查,尹大寶的判決尚未公開。

在當時,牌局上各人有各人的目的,商人想跟公安人員搞好關系,整點工程做做,龍德留等人則是想得到尹大寶的看重和提拔,所以贏錢的只有尹大寶。

作為牌局里穩定“牌搭子”的商人劉某很快與龍德留互稱“老表”。劉某對人情世故非常熟稔,他知道宣威市公安局要建新的辦公大樓和附屬設施,而作為副局長的龍德留對于公安局的決策具有建議權。有時候在打麻將之前,他會拿點錢給龍德留,一共分6次給了8萬元。

因此對于這個“老表”的請托,龍德留也放在了心上。2009年,宣威市公安局要建科技樓,作為科技樓建房領導小組副組長的龍德留,負責外部協調及項目監督檢查工作。龍德留應劉某請托向尹大寶說了好話,在龍德留的推薦下,劉某順利中標了科技樓Ⅰ標段。在建房過程中,龍德留檢查督促時,也從來沒有為難過劉某。

2012年,此時的龍德留已經是宣威市公安局的政委,劉某的工程已經完工,他又請龍德留幫忙將他的工程款及時撥付,并且在與另一個標段施工方相比,多撥付一點給他。龍德留于是跟警務保障室主任和分管的副局長都打了招呼。后來出現了一個意外情況,2016年化解政府債務資金撥付下來后,時任宣威市公安局局長的楊某想將這筆資金用作其他建設,龍德留得知后立刻讓警務保障室主任和分管副局長向楊某打了報告,根據規定要??顚S?,不能挪作他用。經會議研究,宣威市公安局將這筆錢用于工程尾款進行了支付。

與此同時,為了工程款能順利撥付,中標了科技樓標Ⅱ標段項目工程建設實施的王某也找了龍德留幫忙,行賄了4萬元。

出于對龍德留的感謝,劉某和王某還為龍德留老家建房子出了力。龍德留開口要10萬元作為建房子的贊助費時,劉某毫不猶豫的給了。而王某承擔了龍德留蓋房子用的地板磚、廚房和衛生間所用墻磚的費用。

[2]幾句話幫他人解決升遷

2010年8月份,龍德留任宣威市公安局政委,分管公安局政治部,在調整人員和提拔干部上有建議權和推薦權。

成為政委之后,龍德留開始盡量回避與商人之間的牌局,參與次數也少得多。他有了新的斂財途徑,靠幫人升遷或者職位調整收取賄賂。梳理發現,實際上龍德留并不需要做什么事,往往他一句話或者打個招呼就能辦好。

2013年,時任格宜派出所任所長的夏某峰嫌單位離城區40多公里太遠,為了方便照顧家庭找到龍德留幫忙,龍德留在黨委會上推薦了夏某峰后,夏某峰順利調整到西寧派出所主持工作。夏某峰送給龍德留賄賂款2萬元。

2013年,龍德留還在飯桌上幫人解決了工作調動上的麻煩。2011年,宣威市國稅局職工包某被安排到格宜鎮白泥村當新農村建設指導員。這份工作清閑,幾乎不用去國稅局上班,她平時也很少去村里,只需要年底寫個總結,因此包某大部分時間都在曲靖照顧女兒讀書。

2013年年初,宣威市國稅局為了平衡打算讓其他職工輪流下村做指導員,國稅局局長韓某打算把包某調到國稅局開發區分局上班。恰好韓某與龍德留因為工作中有業務對接而相識,包某夫婦找到了龍德留幫忙。

2013年6月左右,龍德留打電話將韓某約到了包某家里吃飯,在飯桌上讓韓某“關心”包某。事后,包某丈夫給龍德留送了5萬元。經“研究討論”后,2014年初,包某又順利下鄉做指導員了。

在所有的“幫忙”中,龍德留對宣威市世紀酒店法人代表葉某的兒子升遷最為上心。

龍德留與葉某相識二十多年,2005年葉某兒子從會澤縣公安局調入宣威市公安局工作后,龍、葉二人經常一起聚會。葉某請龍德留幫忙關照兒子,有機會提拔他。2010年,機會終于來了,宣威市公安局有10多個科技崗位可以競爭上崗,葉某兒子報名參與競爭刑偵大隊秘偵中隊中隊長這一副科崗位,經過筆試后順利進入面試。

在葉某兒子面試時,龍德留對負責面試的公安局黨委班子進行暗示:“這個同志還是不錯的”、“他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兒子,一直干著刑偵工作,業務能力強”、“面試時多關照一下”……

在龍德留的關照下,葉某兒子的面試分數獲得了高分,以綜合成績排名本職位第一名,順利進入副科級領導干部人選,后來葉某兒子被任命為刑偵大隊秘偵中隊中隊長。2013年宣威市公安局要提拔干部時,龍德留又推薦了葉某的兒子,之后葉某兒子順利擔任了文興派出所所長,解決了正科待遇。

龍德留對葉某兒子的幫助,葉某很感激,因此當龍德留求他幫忙時,葉某二話不說拿出了10萬元。

他開口求人的原因,是為了了卻一段長達10年的婚外情。

[3]收50萬“贊助”了斷婚外情

2003年,18歲的貴州女子王某鳳在宣威市榮城洗浴中心打工時認識了龍德留。2006年左右,龍德留為照顧王某鳳的生意,經常來洗浴中心找王某鳳洗腳。龍德留在一次醉酒之后與王某鳳發生了性關系,盡管知道龍德留有家室,兩人還是保持來往,王某鳳還是在2008年為龍德留生下了一個兒子,兒子戶口落在了龍德留妹妹的戶口簿上。

之后,王某鳳住在龍德留的另一處房子里,照顧兩人的兒子。一直到2013年左右,王某鳳逐漸看不到龍德留和她結婚的希望,慢慢死心了。2015年左右,王某鳳認識了后來的老公,在龍德留知情后,2016年9月份左右,王某鳳決定跟龍德留有個了斷。

“之前都是我在帶孩子,現在我想在曲靖買套房子,問了一家的房子要50多萬元,這么多年了,我也不容易。”王某鳳提出要50萬元“分手費”,不撫養兒子。

“我沒有錢,但是我會想辦法整了拿給你,孩子我會撫養,我們的關系到此結束。”談判完畢,龍德留立刻想辦法籌錢,在2016年10月湊齊了50萬元。

這50萬元,葉某出了10萬元,另外40萬元是一個煤礦老板邱某資助的。

龍德留先找到了邱某幫忙,把自己的的婚外情、私生子、50萬元分手費一一告訴了邱某,求邱某幫他解決這個問題。龍德留一開口就找邱某要40萬元,“龍德留說他不可能和那個女人結婚,也不可能離婚。他自己沒有錢,也不敢把這個事情告訴媳婦,找媳婦要錢,實在沒有辦法了。”

邱某知道,龍德留是宣威市公安局的政委,是“有身份的人”,如果他把錢拿給龍德留,就別指望對方會還錢,而他也不會問龍德留要。

“龍德留與貴州女人之間的事情處理不好,會影響他的名聲和家庭,龍德留也就完了。我和龍德留是多年的朋友,龍德留沒有幫我做過什么事情,我也沒有請龍德留幫我做過什么事情。”幾天后,邱某用牛皮紙袋包了40萬元現金交給了龍德留。

龍德留又找到了葉某幫忙,讓葉某出剩下的10萬元,葉某爽快答應了。

擔心龍德留是公職人員,他自己辦理可能會引起別人懷疑,從而暴露與王某鳳的事情,葉某決定親自幫龍德留打掩護。“我是老板,轉幾十萬元給別人很正常,別人也不會懷疑。”葉某找自己的侄子幫忙操作轉賬,將50萬元轉到了王某鳳親戚的賬戶。收錢后的王某鳳買了房子,從此和龍德留斷了往來。

2019年曲靖市監察委員會在查辦曲靖市公安局禁毒支隊三大隊隊長凡敬東等人違紀違法犯罪案中,發現龍德留涉嫌嚴重違法違紀,于4月10日立案審查、政務立案調查,同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8年至2017年期間,龍德留利用擔任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長、政委的職務便利,先后收受或索要劉某等人賄賂款共計人民幣102萬元,在工程承攬建設及工程款撥付、違法案件處理、職務晉升調整等過程中,為他人謀取利益,以龍德留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責任編輯:河田)

近期熱門資訊:




上交所股票交易规则